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巴州文苑

一個外地人的巴中

【2017-01-23】【來源:巴中日報】【作者:楊佳】【字體: 】【顏色:

 

  2014年12月,我第一次來到巴中。作為一個生在四川,長在四川,上大學連火車都沒坐過的四川人,第一次來到這里,我不斷給自己暗示,是的,這是一個連“獨在異鄉為異客”的愁緒都不該有的地方。

  當汽車穿過一條條隧道,行駛在半山腰,一片片深冬的樹林,一條條峽谷碧溪,又雄偉,又無情。當見慣了淺丘的小家碧玉,大巴山給我帶來的巨大震撼,是我之前所做的心理建設承受不起的。

  那一天,巴城沿山而建的高大樓宇像劍一樣刺向天空;那一天,當走下江北車站的那一刻,前來拉客的摩托車師傅讓我隱隱想起了家鄉;那一天,當我坐著出租車,吹著濱河路的風,我覺得這個城市好像等了我很久。

  夕陽已經西下,我沿著去望王山的那條坡往上走,有一些人從那里下來,他們和我方向相反,他們迎面走來的時候身上帶著一股山風,里面裹挾著松針的味道。

  這里的城市的時間是斷層的,比如黃家溝的高大樓宇和南池市場附近一條專門賣鍋碗瓢盆的巷子,比如街心花園一帶朝氣蓬勃的年輕臉龐和巴人廣場華燈初上時分跳舞的大媽大爺。每個城市有每個城市的生存的規矩和默契。每次站在狀元橋頭匆忙的十字路口,跟隨著紅綠燈指示的聲音,行走或者等待,這個時候我覺得這個城市充斥著一股年代久遠的生活氣息,比如閃閃停停的指示燈,比如那些背著背簍提著秤桿的小販,那些安靜等待的人們。他們是如此和諧地共生,相濡以沫,一種隱秘的默契感,讓我覺得我無法擠進去。

  出租車是我認識這座城市很重要的手段。它們如同最纖細的觸手,可以抵達每個角落。司機和乘客之間,最普遍的萍水相逢的關系。坐在車里,聽著交通廣播或者評書,開車師傅常常說:“巴中這幾年的變化真的很大。”我無法體會這種巨大變化帶來的愉悅,汽車慢慢地走,汽車玻璃上映照出來的平庸的臉龐,很容易讓人獲得平庸帶來的安全感。我坐在不怎么干凈的椅子上。看著一條條馬路,一幢幢建筑有生命一樣在我眼前展開。看著路邊一群又一群陌生人走過。這里可真小。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該去哪里,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也就自然而然地追問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想要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

  沒有來到這里之前,我從來沒想過,巴文化和蜀文化有什么區別,哪些四川方言語調鏗鏘激越,哪些低沉軟糯。由于工作需要,我常常去往巴中的各個鄉鎮,冬天那些常年起霧的深山,總是有一股說不出來的幽冷。那一天,在南江的某個山上,天氣寒冷,山頂山已經積雪,我們往山上走的時候,在路邊我遇到了一個背柴的老婦,圍著紅色圍裙,紅色臉龐一臉曬斑,鼻尖冒著汗,她對我笑了一下。

  那個笑容撫慰了我。沒人知道,一個22歲的姑娘,獨在異鄉為異客,在情緒特別糟糕的時候,我會非常害怕,我會想起張愛玲,想起她死在美國的那間小公寓,連收尸的人都沒有。你知道,我是一無所有的,除了咬牙切齒地,對每天的生活報以樂觀的微笑,除了滿腦子的混沌不安,在黑暗中疾馳,等待某天某種心安理得的安全感降臨。

  這個地方,在粗糲的外表下,有一顆柔軟的心腸。“巴山楚水凄涼地”,我覺得那個時候的劉禹錫一定跟我一樣,曾有一顆拒人千里之外的堅硬心腸。

  巴山背二哥,應該是能夠代表這里生活的一種符號。在大街小巷,他們席地而坐,聊天、打牌,等待著微薄的生意上門,晚上的時候在商店外面打地鋪睡覺。他們是與這里漸行漸遠的一群人,他們旁若無人地等待,哪怕所有人都行色匆匆,他們不急不躁。肩挑背磨被四輪機車取代,他們還是熟視無睹地堅守著工作,一天幫別人跑一兩趟生意后,接著繼續等待。總有一天,他們會成為令人懷念的城市文化符號,不過目前,我們更多的是在他們身上,施以類似“于心不忍”的情感投射。夜幕降臨,城市的霓虹燈閃爍,當一切歸于靜謐時,他們像退潮之后石頭,帶著一股亙古久遠的潮濕。

  這個時候我覺得很神奇,這個世界上有個地方叫巴中,我來到了這里,我接近了它。夜幕之下,依然是平凡的生活,就在那么一刻,那些在濱河路慵懶散步的,在巴人廣場熙熙攘攘的人,會讓我聯想到很多很多年前,他們祖輩的面龐。

  在雨后放晴的一天,我去了通江空山。汽車沿著公路一路盤旋,快要到達空山“天盆”的時候,大伙兒開玩笑說,有種缺氧的感覺。群山巍峨,盡在腳下,遠處夕陽西照,灼燒山頂一團巨大的云朵,那是一片無可名狀的烈火燎原。山腳下,萬仞千崗,是一片整齊劃一的青蔥翠綠,就像能揭下來一樣。站在這樣的山巔,我深深感受到大巴山的“大美”,如此絢麗、如此陽剛、如此蓬勃、如此野蠻。我想起了有人給我說,巴中人的性格就像酒一樣,烈性,豪爽。

  我曾幻想,巴中的某個山林中,有一只白虎,它載著屈原筆下那位美麗的山鬼。那個美麗的山鬼披薜荔帶女蘿,她曾出沒林中,引誘過某個會唱山歌的小伙。情郎唱歌她來和。她唱著:“風颯颯兮木蕭蕭,思公子兮徒離憂。”

  《早晚恩陽河》里有一句,“千年歲月,匆匆而過,我是一個輪回的過客”。我想很多年以后,我可能已經離開了這里,在某個夜晚,我會猝不及防想起這里。我會想起在狀元街那里的那個十字路口,到底是在哪個瞬間,它的生命開始了,哪個瞬間,它又終止了呼吸。我會想起我走過巴人廣場,走向望王山,那些人從山上下來,身上吹著山風,帶著松針的味道。還有些人跟我一起往山上走,我混雜在他們中,我們平庸的臉龐上帶著平庸的表情,這種平庸給了我們自信。我們沿著臺階一步步向上攀登,然后我會拐進樹林深處。也許在那個地方,我就遇見了那只白虎。(巴中日報社)

【編輯:馬紫婷】【 頁面功能:打印 關閉
  • 巴州民生
  • 旅游美食
  • 招商引資
  • 文化教育
  • 居家房產
  • 健康衛生
巴州區大力開展亞硝酸鹽專項整治行動”巴州區大力開展亞硝酸鹽專項整治行動

巴州區大力開展亞硝酸鹽專項整治行動

弘揚紅軍精神?牢記歷史使命”弘揚紅軍精神?牢記歷史使命

弘揚紅軍精神?牢記歷史使命

巴州區招商引資重點項目之一的秦巴國際養生城”巴州區招商引資重點項目之一的秦巴國

巴州區招商引資重點項目之一的秦巴國際養生城

與愛同行 與樂相伴”與愛同行 與樂相伴

與愛同行 與樂相伴

2016年中國樓市投資超10萬億元”2016年中國樓市投資超10萬億元

2016年中國樓市投資超10萬億元

巴中市計生協  關懷關愛活動進社區”巴中市計生協 關懷關愛活動進社區

巴中市計生協 關懷關愛活動進社區

  • 評論
    匿名評論
  • 評論
人參與,條評論
COPYRIGHT ? 2008-2017 www.daactk.tw INCORPORATED. ALL RG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7014898號
設計制作:巴州區新聞中心 新聞熱線:0827-5188176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建議使用IE8.0版本以上瀏覽器及1400*900以上分辨率瀏覽本站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四川省互聯網舉報中心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